總是在這個時間點開始逛朋友們的網誌,

然而這習慣也只是近幾個月來才養成的。

 

在有感之前,最後逛到的是豬皮的文章。

爸媽的關心讓她哽咽,

而我完完全全能體會 那樣的情緒。

 

 

看<螢火蟲之墓>電影版預告的最後一秒,掉眼淚,掉不停;

看著公車上遇到的一位左手癱瘓(?)的婆婆下車後走遠的身影,鼻酸;

聽著看著分享著同事的喜事,開心的同時,有個角落總是不時地抽動、提醒著。

 

 

端午節回高雄,像過年一般,成員們都到了,雖然少了一個,但嗯...沒什麼。

二嬸嬸要試著包粽子,剛起床不餓,所以也沒吃午飯地去幫忙包了。

 

"好久沒看到妳媽媽了,好想妳媽媽~" 二嬸嬸說。

"呵呵..." 我乾笑著。

(小片的疊在大片粽葉上面,折彎後暫時呈現甜桶狀的粽葉深度要夠,

尖角先放一點菜脯,再加米和其他肉、鹹蛋黃和香菇,

最後還可以再放一點點菜脯讓粽子表面好看些,蓋上粽葉裹住甜桶握緊,

繩子繞二圈就可打結了...)

"... ... ... ... ... ...",我一邊綁著粽子。心想:我以前也沒這麼認真綁了那麼多粽子。

 

 

端午假期中的某天深夜,和爸一起看到<JUNO>。

電影進行中,

"可是我想把這部電影看完耶... 我好久沒看到一部想看的片~"

於是我決定留在樓下和他一起看。

"她好像也沒有很把這當一件大事~" 爸說。

"她有阿,要不然她一開始怎麼會跑去醫院,發現不希望那麼做之後、準備面對父母之前又那麼地緊張?"

 

電影尾聲,

Bleeker躺上床,從身後抱著不停流淚的Juno...。

 

 

Juno,我懂妳為什麼哭。

 

 

電影結束、躺上床時都已經半夜三更了,

思緒仍然沒有停止、平靜,持續更新畫面... 眼淚也滿出來...。

 

 

 

 

假期最後一天,只剩下我一人在奶奶家~

指導我做完韭菜盒子後,累了的她去午睡...。

無聊卻又不想準備教案的我晃到冰箱前,一開門猛然看到了一袋Delice的條狀cheese cake!原來爸買了一袋!怎麼買這麼多!?

 

 

驚訝的同時,那一袋細緻綿密的Delice卻讓我心酸起來...

它們是爸在晚飯後、無人作伴說話時的陪伴...嗎?  

"... ... ... ... ..."      ......

 

 

 

 

這才對自己承認: 這麼多事,自己沒有不在意,只是不想去碰觸、沒碰觸而已......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wolf 的頭像
jwolf

post cloudy days

jwol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jwolf
  • 不過在心酸的同時,我卻忘了另一頭的另一人的心情是如何?

    想到這點,感到對不起 :( 我很心疼妳阿....